淮兴网

董事长病逝,他们玩起权利的游戏!山东百亿药企上演真假股东大会

2019-11-19 11:48:49 阅读:( 4961)
摘要:然而几年后,张贵民接手的鲁南制药,上演了4天召开2场临时股东大会的真假大会疑案。他们背后的墙壁上拉着一张红色横幅,上书:鲁南制药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支出时并未向董事会报备,也未经过董事会审核

文和珊珊

编辑韩仲强

如果没有前董事长赵志全,山东临沂鲁南制药有限公司只能在仓库里呆3天,原材料分散,濒临崩溃。

从1987年10月当厂长到2014年11月因癌症瘫坐在办公桌前,27年来,赵志全已将鲁南制药转变为拥有7家子公司的综合性制药集团,多年来一直名列山东省百强纳税人名单。

鲁南制药可以说是赵志一生的心血。然而,就在他去世两年后,鲁南制药陷入了董事会分裂带来的“宫廷之战”。

从2017年3月开始,双方将相互召回并向法院提起诉讼。2019年9月,鲁南制药又召开了为期四天的两次“特别股东大会”。

一方是公司的三位“元老”,另一方是赵志全遗嘱指定的继承人、公司的实际所有者张贵民。此外,赵志全的家人也参与其中。当时,“龚都”雾蒙蒙的。

他一生的努力已经深入到了“龚都”

从1985年到2005年,赵志全在超过40平方米的房子里生活了20年。在他有生之年,他休息和工作的地方装饰得很差——水泥地板斑驳,墙面脱落,旧电视机已经用了十多年,皮沙发已经破裂...

在这样的生活条件下,赵志全带领鲁南制药扭亏为盈,从仅生产葡萄糖注射液等普通药品,到开发生产小儿小荠止咳口服液、奥美拉唑肠溶片、鲁南新康(年产值超过20亿元)等药品。

20000笔贷款从那一年开始,这个濒临倒闭的小工厂发展成为一个拥有10000多名员工、净资产60亿元、2014年年税8亿元的现代制药集团。

赵志全死后被追授为“齐鲁时代的楷模”,近万名员工自发为他送行。鲁南制药的灵魂留下了将公司委托给副总经理张贵民的遗嘱。

然而,几年后,张贵民接管的鲁南制药公司在四天内上演了两次特别股东大会的可疑案件。

2019年9月10日上午10点,在临沂一家酒店的会议室里,鲁南制药有限公司的三位高级董事——张泽平、李冠中和王步强——并肩而坐。他们身后的墙上挂着一面红色的横幅,上面写着:鲁南制药2019年的第一次特别股东大会。

三位长老召集的临时股东大会的消息来源提供

奇怪的是,除了三位长老,这个房间里只有律师、公证人、董事会秘书张峰和一个小股东。现任董事会主席张贵民失踪了。

事实上,三天前,鲁南制药刚刚以监事会的名义在2019年召开了第一次特别股东大会。张贵民和张立星作为董事出席了会议,但三名高级董事没有参加。

赵志全的女儿赵龙在会前表示苦恼:监事会9月7日召开的股东大会和董事会9月10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会是哪一个?

哪一方的会议是2019年的第一次法定特别股东大会?

会前,城市社区与三位长老之一的王步强进行了简短的交流。王步强一再强调,张贵民非法控制了该公司,鲁南制药的运营也处于“无审议、无决议、无监督”的“非法运营”状态。

尽管长老们现在称张贵民为非法控股公司,但五年前,即2014年11月,张贵民按照赵志全的意愿并在董事会几位长老的一致同意下接管了鲁南制药。

赵志全死后的第二天,他的秘书拿出了赵志全的遗嘱一式两份,一份给他的女儿赵龙,一份给王步强。王步强朗读并表演。

根据王步强的记忆,“我拿到的遗嘱已经打印出来了,我有点困惑。”多年来,赵志全从来不喜欢打印数据。

王步强不仅不明白,李冠中也不同意。由于业务上的接触,他是三位长者中唯一一位与张贵民有更多接触的。他告诉城市社区,“张贵民尽管工作很吝啬。例如,在过去,同事关系很好,经常轮流邀请别人吃饭。每次有人叫他,他都会去,但他从来不邀请人,也从来不邀请他们回来。”然而,基于对赵志全的信任,李冠中并没有表达自己的观点。他认为赵总选择张贵民一定有他的理由。

张泽平补充道:他(赵志全)对我们来说既是领袖又是兄弟,当时我们都很难过。我们中没有人有勇气去思考这份遗嘱的真实性。即使我们不明白为什么张贵民应该接任主席,我们还是出于对赵总的尊重和信任而选择支持这一意愿。

鲁南制药50周年电子纪念卡

赵志全死后一个月,王步强对赵志全印刷的遗嘱越来越迷惑不解。正当他思考的时候,赵志全的秘书突然告诉他:“赵总的遗嘱实际上是手写的。你有的是我给他打的。”该遗嘱的印刷版本已被发送至公司档案馆,手写版本的遗嘱王步强无法查阅。

在2017年3月12日的董事会上,三位资深董事张泽平、李冠中和王步强一致通过了解除张贵民董事长职务的决议。

在这方面,赵志全的人生努力陷入了“内讧”。

龚都从“一千万”开始

为什么两年后张贵民突然被长老赶下台?

张泽平告诉城市社区,起初,三位长者并不不满,而赵志全的妻子龙夏光和女儿赵龙则不断寻找几位长者,称张贵民“烧钱”和“不能”。

“花钱”特指张贵人在高速公路、高速列车、机场等上的大肆宣传和大量广告。鲁南制药公司甚至花了数十亿美元来推广舒尔茨。这些费用没有向董事会报告或由董事会审查。结果,舒尔茨的销售额从1亿英镑下降到3000多万英镑。

此外,张贵民管理鲁南制药的方式让长老们彻底怀疑并决心阻止它。

李冠中告诉城市社区,在2017年春节前后,鲁南制药邀请了一个技术改造项目的投标,共有五家公司参与了投标。董事会成员认为,除了竞争性招标之外,还应设立一个专门的招标委员会进行审查,以确保招标质量。然而,最终,董事会没有对该项目进行研究。张贵民直接决定价格最高的公司将赢得投标,投标价格比价格最低的公司高出1000万英镑。

李冠中生气地说:其他几家公司的报价相差只有100万到200万英镑,这在正常范围内,而且价格还要高出1000万英镑。一定有原因,对吧?此外,胜出的公司与鲁南制药(Lunan Pharmaceutical)发生经济纠纷,并在赵志全在世时中断合作多年。此外,张贵民已经进入该公司,不会不知道。

这家公司究竟为什么会中标?李冠中要求项目负责人了解情况,但负责人说:他只对张贵民负责。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回答。

城市社区通过公司官方网站电话、电子邮件、张贵民私人电话、短信和微信联系张贵居民的许多尝试都失败了。

根据鲁南制药公司章程,董事会每年至少应召开四次会议。张泽平表示,“公司基本上没有董事会,年底只是一种形式。”三位长老不仅怀疑张贵民按照自己的意愿继任董事长的真实性,还开始质疑张贵民管理层的合法性和合规性。

三长老认为,董事会应就花费1亿元以上做广告、重大项目招标等事项做出决议。然而,张贵民“不仅未能如期召开会议,而且在重大问题上也未能召开董事会作为董事长”。张贵民成为董事会主席后,鲁南制药的章程就没用了,董事会只是名义上的。

“出价高出1000万英镑”促使长老们决定召回张贵民。

战斗开始

这家100亿英镑的制药公司的“龚都”于2017年3月正式成立。

鲁南制药的董事会由五名董事组成。2017年3月2日,除张贵民外,其他四人共同提议张贵民作为董事长召开临时董事会会议,讨论解聘张贵民事宜。

3月7日,张贵民以公司名义解除了副总经理四名董事和总会计师王步强的职务,首先将“叛逆者”赶出了公司。

左边是三位族长的免职文件。右边是赵龙揭露张立星的微博。

被“突袭”后,四名导演之一的张立星低下头,先放弃了。根据赵龙的消息来源,张立星后来声称在与其他三名董事共同签署召回信之前被蒙骗了。然后他站在张贵民营地,继续工作。

其他三位资深导演拒绝轻易放弃。同年3月12日,张泽平、王步强和李冠中在北京召开临时董事会,解除张贵民董事长半数以上董事的职务。

随后,双方相互起诉并向法院起诉。

王步强告诉市场:“我们现在不能进入公司。”张贵民做出召回决定后,王步强进去取身份证,再也没有进入公司。张泽平想回办公室拿东西,但他连公司大门都进不去,更别说大楼了。李冠中也知道他的办公室被查封了。

李冠中的办公室由内部人士密封和提供。

当这个城市在临沂的时候,三位董事被邀请去公司几次,但都没有成功。最后,王步强在车前停下来,脸色发青,用手示意说:“我们不去。如果我们这样做,将会很不方便。”

鲁南制药董事会解散后,张贵民再也没有开过董事会。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2019年9月10日的股东大会现场,由张泽平主持的会议宣布决议通过,现任五名董事不会变动,并将继续履行职责,这意味着张贵民和张立星也在其中。

会议期间,一个没有任何身份证明的自称是小股东的人想进入会议室。被拒后,他打电话给警察,说会议室里有人从事传销。直到旅馆经理证明报告是假的,警察才离开。

家庭成员“参与进来”

正当双方为对方争吵时,赵志全的女儿赵龙突然“插手”加入董事会。

根据对赵龙社会账户的审查,2019年6月28日,赵龙表示,他已获得股东授权,并代表10%以上的股份正式向董事会提交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提案。

7月2日,赵龙再次对“张先生”表示谴责。他最大的恐惧之一是编造的“家庭成员不允许在公司工作”将被曝光,他最害怕的是被剥夺他自称的“赵总继承人”。

此外,赵龙的母亲龙夏光在8月份提出了一项要求更换董事的提议。

市政社区发现,在换届提名中,董事会除了保留张贵民和张立星之外,还用王钟毅、谢玉以及最重要的赵龙取代了三位元老。

根据张桂民和张立星8月29日向监事会提交的紧急请求函,公司认为“申请人提交的提案违反了《公司法》、《公司章程》和《股东大会议事规则》的规定,损害了公司和大部分股东的权益,目前不利于变更职务”。这项提议最终被否决了。

5月2日,赵曾龙@张贵民质疑他为了检查微博身份而设置电信监控设备是否违法。据赵龙说,已经花了一大笔钱来维持一个近200人的庞大新媒体团队,每天浏览公共文章和评论。

长期以来,赵龙一直发表自己对公司、长辈、张贵民的看法,甚至相关媒体对他的社交账户的报道。有些人认为赵龙的演讲是对鲁南制药公司的诽谤,而赵龙却反手把它挂了出来,称之为流氓和水兵。

城市社区试图通过赵龙的社交媒体账户联系她,她回答说:我最近很忙,不能接受采访。

赵龙会站在“团队”的哪一边?最后,急于返回美国的赵龙出席了9月7日的特别股东大会。董事会于9月10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没有召开。

数千亿目标和新药

董事会分裂带来的两次“真假股东大会”,最终是由于三位元老对张贵民的管理风格不满和对其能力的不信任。

据公开报道,张贵民执掌鲁南制药后,鲁南制药发展迅速,创造了5000多个工作岗位,增税至14亿元。2019年上半年,鲁南制药实现产值62亿元。

2019年8月27日,在鲁南制药集团有限公司党代会上,张贵民为鲁南制药制定了这样一个未来十年的发展规划:“三年翻番,十年突破1000亿”,即在2028年实现产值超过1000亿元,纳税超过100亿元。

鲁南制药正在蓬勃发展,但李冠中认为背后是张贵民在吃赵志全留下的旧款。

李冠中估计,目前鲁南制药拥有200多种药物和20或30种大型产品(产值超过5000万),这些都是赵总当时开发的。自张贵民接管以来,没有新产品投入生产。

此外,目前在仿制药中所占比例最大的鲁南制药(Lunan Pharmaceuticals)直到2018年底才通过一致性评估。

一致性评估是将于2015年在医学领域实施的一项国家措施。如果药品未能通过一致性评估,4个直辖市加7个重点城市不得参与竞标进入医院。这11个大城市在药品市场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是药品公司扩大市场份额的唯一途径。

李冠中表示,“以罗苏伐他汀钙片为例,最初的年销售额为50-70亿元,约占全国市场份额的30%。然而,一致性评估的延迟批准导致当时销售渠道有限,销售额大幅下降。”

晚上,路南药业集团大楼的市场边界被占领。

这个城市晚上去了鲁南制药的集团大楼。尤里卡塔灯火通明,公司门口有一个警卫室。两个人坐在里面,警惕地扫视着四周。集团大厦右侧是鲁南贝特制药有限公司。

该市跟随两名员工进入贝特工厂,发现工厂建于1993年,非常古老,光线昏暗,与宏伟的集团大楼形成鲜明对比。

贝特制药厂的路标被市场拿走了。

董事之间的争论似乎没有影响普通员工的良好生活,普通员工似乎也不在乎。

工厂入口处有一家餐馆,许多人在体育馆打乒乓球。从福利的角度来看,路南制药的员工似乎非常满意。员工每年有一个月的带薪暑假。这一传统已经保持了十多年。

鲁南制药的一名员工礼貌地告诉城市社区(董事会的争议),我们这些初级员工不明白。别找我,我们有规定(我们不能在外面说话)。

这与其他媒体以前的报道是一致的。几位高级官员告诉媒体,张贵民不允许员工表达对公司状况的看法,否则将面临解雇。

虽然公司的基层员工没有感受到高层斗争的惊涛骇浪,但在“宫斗”还在继续的情况下,一家用了赵志一生心血的公司鲁南制药,能否在未来实现一千亿个梦想?

如果你想探索更多有趣的资本故事,你也可以关注公共部门(id: ishijie 2018)

快3娱乐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辽宁快乐十二